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035章 一杯茶,饮尽世间酸甜苦辣(第一卷完)(1/1)

官场上有三种人,一种是天生嫉恶如仇的,另外一种是处事圆滑,八面来风的,最后一种当然是介于两者之间取舍的。朱国庆曾经就是第一种人,在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里面,甚至更加久远,他都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王泽明当年有很强硬的背景,但是他从来没有惧怕过。

袁自立让老马来接他到南方省的时候他却有些不害怕了,自己相对于袁自立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王泽明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袁自立给出的处理办法,朱国庆也知道,他本人是赞同的,可是他还是有些怕见到袁自立,多年前自己是常务副市长,那时候自己的职位比起袁自立还要高一些,现在却成了这样的局面,他突然发现自己很愚蠢。

袁自立到商县的时候接到老马的电话,朱国庆不想来南方省了,袁自立在电话里给老马说,我知道你有办法让他来的,然后他就挂了电话,对于朱国庆这样的思想,袁自立是理解的,和自己上辈子的有些思想是重合的,朱国庆当初觉得自己在王泽明事件上算是立了大功,心里对于自己目前处境的落差感就减弱了一些,所以兴高采烈的接受了邀请,但是后来他应该了解到,有没有自己的证据,恐怕王泽明都撑不过这个月月底。

“小徐,商县人民的主要收入在靠的什么?”袁自立看了看站在自己前面战战兢兢的县长和县委书记,笑了笑问道。袁自立没有问两个主事人,而是看着徐义玺,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恐怕都看的出这是袁自立想真实的了解商县的情况,而不是仅仅听听官方的汇报。

徐义玺连忙汇报道:“主要还是依靠工业上面的收入,商县的轻工业发展的很不错,销售对象都是针对全国的,另外一方面当地的按照“城区现代化、乡镇特色化、村组宜居化”的整体要求先后建成了商贸,金融生活区,工企业区。”

徐义玺说完话,县里和市里陪着的领导已经瞪直了眼珠子在观看袁自立的颜色,不过可惜的是看不到一丝的变化。

县委书记就说,袁省长,我们县最近正在加大工业园区的建设,您要不要过去看看,现在一些已经建成了。

南方的县市比起来北方的明显是有很大的区别,袁自立之前就看到过一些材料,现在听到县委书记说,就点了点头:“走,去看看吧。”

徐义玺一边走已经开始给袁自立介绍了,本来市里也来一位副市长,这还是袁自立点头之后才让来的,但是徐义玺是土生土长的商县人,自然介绍工作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好在徐义玺和这些县里的人物都没有少打交道,名字都是能够叫上来的。

一一介绍完毕,袁自立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太多的话,很快就到了正在建设的工业区,袁自立远远看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周围的人都捕捉到了,脸上也都洋溢出来欢快的笑容,省长能够来县里,这样的荣耀已经是巨大了,毕竟一个省那么多县市,这样的调研来之不易,袁自立站定之后听了工业区主要负责人的工作汇报。

徐义玺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袁省长,吃饭的时间差不多了。”

袁自立笑着看了看他:“这里可是你的家乡,我这次来已经不虚此行了,要是能够吃到一些独具特色的食物就更好了。”

徐义玺向县委书记递了一个颜色,对方已经严肃的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吃饭方面很有信心。

吃饭的地点安排在县委招待所,这算是相当的不平常的,一般省里主要领导检查都不在县里吃饭的,一来是因为规格问题,二来是级别的上的落差。

吃饭的时候,袁自立注意了一下,商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在开始上菜的时候,身边来了一个人说了什么话,然后他们的脸色就变了。徐义玺作为袁自立的贴身秘书,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并没有说话,也许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应该和袁自立的安全没有关系,虽然说这次来的时候没有带什么保卫人员,可是市里和县里的特警们已经进行了一定的闲杂人员清理,既然不是安全的问题,徐义玺立刻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应该是饭菜的问题。

自从徐义玺在袁自立身边做秘书之后,商县的县委书记就去过省里几次,专门拜访徐义玺,对于这个县委书记,徐义玺的印象并不是特别深刻,但是确确实实的了解到他在商县上任之后做过几件事情,虽然不能说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但在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好官,一个成功的领导干部。

“李书记,出什么事情了。”徐义玺低声问道,县长和县委书记脸上都冒出了冷汗,隔了几秒钟才回答道:“本来准备的野生刀鱼出了问题,不知道被谁把漂白粉弄在里面,全死了。”

徐义玺听他说完,想了一下:“那就换别的菜吧,刚刚上来的几个菜已经很不错了,平时袁省长在省里也难以迟到。”

县委书记和县长这才脸色好转一些,第一次招待省长就出了这个不大不小的事情,市里的领导又都跟着,弄不好自己就要受到批评,严重一些可能直接影响到的是自己以后的升迁。

除了预先准备好的野生刀鱼,好在县里还准备了两样特殊的菜品,袁自立吃完以后,笑着问道:“县委招待所的厨师是什么级别?”

县委书记脸色变化了一下,才说道:“是普通的厨子。”

袁自立问道:“那这个菜是谁做的?”粤菜的种类繁多,但是袁自立也吃过不少,刚刚吃第一口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厨师和省委那位特一级厨师的功力相当,在一个小县城,县委县政府雇佣的是特一级的厨师做饭,这就有些太过了些。

县长看到袁自立的眼神脸上已经露出了恐惧的神色,“袁省长,今天做饭的不是我们的厨师,是一位从北京回来的老师傅,他听说今天您要来就自告奋勇了,办公厅的同志在安排上面鲁莽了一些,当然了,这主要还是我的问题,没有和书记及时沟通。”

面对县长的措辞,袁自立没有说话,在场的人一时间都屏住了呼吸,好像空气在这时候都凝固了一样,虽然北京的老师傅手艺肯定不错,但是省长用餐,按照内部的规定一定是要县内的在职人员,一方面是为了菜肴的口味,重要的还是为了领导们的安全。

袁自立是从基层上来的,自然明白县长这样做的意味,他过了一会儿脸上才多云转晴:“这次就算了,老师傅我还是要见一见的,趁着这个时间去搞清楚漂白粉进入刀鱼的事情。”

省长在用餐问题上面就算出现了问题,基本上都不会针对性的提出来,都是秘书和后勤的人员负责,但是袁自立提到了这个问题,县长就不得不立刻第一时间处理了,很快几个电话过去,已经基本上了解到情况了,商县的领导阶层和其他市县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县长和县委书记多年前曾经是大学同窗,虽然多年未见,但是学生时代的友情,老而弥坚,前几年在商县两个遭遇到了一起,县长当时就认出了自己的老同学,两个人一拍即合,就决定搞出一些东西,但是副县长却对于县长的到来有些不舒服,因为在他看来商县将会在未来几年的楼盘开发中占据主要的地位,而如果没有个横空出现的县长,自己就是一县之长了,不说别的,起码算是扶正了,本来他想要借着书记来让这位新上任的不舒服,结果发现两个人的关系远远胜过了自己和县委书记的关系,当下就出现了一些小心思,随着这几年商县轻工业区的发展,投资商日益增多,一把手和二把手的政绩自然也是盆钵俱满,唯有自己却还已经走开了下了路,先是分管工作渐渐被代替,后面是在今年犯了两个小错误,多事之秋,儿子开着汽车撞死了一个老头,老婆因为这件事情住了医院,副县长一时糊涂居然想到了搅局,结果得到袁自立真的发现了刀鱼的问题后,两腿已经软了,调查还没有开始就主动交代了问题。

袁自立听到情况回馈之后,知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开始吃饭,这顿饭不知道为什么吃的感觉特别奇怪,有种很熟悉的味道,似乎二十多年前自己也曾经吃过这样的味道,饭菜的香味在自己的生命中一直贯穿了一般。

看着县长和县委书记,袁自立突然想起了赵天然,还有李兵,他们都是最早提携自己的人物,而且现在依旧身居要职,虽然在以后的道路上可能没有自己走得远,但是给自己的人生提供了一个基点,还有廖主任,他们都是自己穿越之后的贵人。

袁自立看了看时间,按照前世的经历,现在正是自己最浑浑噩噩的时候,但是现在,自己眼看着就要成为南方省的掌舵人,入常,后面迎接自己的更是康庄大道。

原来命运真的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前世今生最大的区别恐怕就在于自己开始,开始错了,就步步错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一旦从一个点上面入手,扭转过来,那么无论是运势和人生都有一个很大的转变,这恐怕就是穷人越穷,富人越富的道理吧。

这时候商县的县委书记站了起来,“袁省长,这里我本来是不该冒昧的,但是老师傅有个不情之请,他熬了一杯茶,说是专门送给你品尝的。”

袁自立感觉有些奇怪,想起刚刚饭菜的味道,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今天这顿饭给自己的惊讶已经太多了,自己古井无波的心居然又一次震荡了,而且居然透彻的开始了思考过去的道路。

茶水是用景德镇特制的茶壶装着的,徐义玺接过茶壶给袁自立倒上,倒完的时候才发现,茶壶里面的茶水恰好能够装满袁自立面前的茶杯。

茶水很清澈,甚至在里面看不到茶叶的存在,但是在场的人真实的闻到了茶香的味道,袁自立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只感觉喉咙涌过一股苦涩,之后的感觉还没有出来,他已经放下了茶杯,在场的都是市县的领导,甚至省里的大领导,都眼巴巴的看着,袁自立又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脸上已经浮现出了美好的回忆。

第一口茶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刚刚去宣施县报道的场景,那时候他特意带了两包红塔山,在人事局办公室,袁自立面带微笑,态度恭谦,言辞柔和。

当时给他办理手续的年轻人姓崔,叫崔明辉。

第二口茶的时候,袁自立脑中闪过和易国军初识的场景,那时候谁能够想到这样一个纨绔子弟在二十年之后居然会成为秦氏集团的掌舵人,而且成为自己在商场上面唯一的至交,柳美丽的面庞不断浮现,接着是程蔚蝶,袁自立想如果不是那次大地震自己疏忽了,恐怕她将是相伴一生的人,后来的唐玉珠和云海艺,甚至米亚娜都替代不了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之后是自己辗转于西林市,后来成为西山的常委,华湘的副书记,在安国的黑社会问题上面和黄宗圣斗智斗力,渭山市甚至云川在自己后来努力下的巨大改善,后来到南方省的副书记兼任省长,中央领导为了协助自己的工作,让省委书记去党校学习,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电影回放一样在脑海中浮现。

七杯茶下去,袁自立的眼眶有了一些雾气,吃饭的市县领导们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一杯茶,袁自立七口才喝完,喝完之后显然已经震撼了,这样的茶是什么茶,武夷山山母树上面的茶叶恐怕也到不了这个地步。

袁自立还呆立着,徐义玺已经有些紧张了,刚刚他本来就不想让袁自立喝这杯茶,现在看到这样的情况,心情当然是紧张了起来:“袁省长,袁省长,您没事吧。”

袁自立顿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我们回去吧。”

“回南方省。”

一杯茶,饮尽世间酸甜苦辣,两轮回,看破红尘喜怒哀乐。

这辈子遇到的女人太多太多了,斗争也太多了,以至于在不停的斗争中有时候甚至被某种规则束缚住了,南方和华湘都是大蛋糕,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啃得动的,袁自立心中暗暗做了一个决定,如果有朝一日自己能够进京,一定要做出巨大的改变,而那时就是自己指点江山的时候。

袁自立终于明白,送自己茶的老师傅恐怕和自己以往梦境中警示自己的人一样,是在自己迷茫的时候给自己指点迷经的,他隐隐感觉这次是“他”最后一次出现了,以后的路真的全部要靠自己走下去了。

回到南方省一个月之后,袁自立和李兵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谈话,把自己的感悟分享了出来,李兵看着他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两个人站在南方的苏门大桥上望着滚滚的江河流水唏嘘不已。

三个月后,袁自立被任命为南方省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随后卡尔斯财团在华夏的第一个基金会正式对南方贫困山区的儿童进行帮助,叶紫薇作为形象代言人在内陆掀起了一番艺人捐助的热潮,南方省由秦氏集团捐助的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因为惠及人口广泛,被提名为当年的感动中国团体奖,随后宝岛新民党主席叶南天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大陆之行,两岸融冰之旅再创辉煌,同年七月份,柳晋毕业于清华大学。

而随后,袁自立被提名政治局常委,这个情况就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中间龙在明给他来过一次电话,电话中龙在明说了一件事情,袁自立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面临着的将是更加严酷的斗争。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忒修斯之船婚然心动:小萌妻太惹火美人勇猛第一刀界黑暗召唤师系统英雄联盟之荣耀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