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两百一十四章 擂台夺宝(1/1)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赤血广场上绝大部分修士都没有看清楚状况。

就像之前,他们没看清楚章煜是如何败得,这次也没看清楚慕容绝是如何中招的。

明明和之前一样的画面,慕容绝的杀手锏明明都使出来了,可这次跪在地上捂着脖子的却是慕容绝。

“看清了,这次总算看清楚了。”

夜灵轻叹一声,眼中难掩震撼之色。

司雪衣说的很对,这次她确实看清楚了,不仅是她百晓生也看清楚了。

天上落下的透明人影,拔刀冲向司雪衣的刹那,后者反手在心口处取出一朵紫色莲花花瓣。

就是这一片紫色花瓣,挡住了慕容绝的小飞天。

当刀身被震回去的刹那,司雪衣也将花瓣弹了出去,惊鸿一闪就划过了慕容绝的脖子。

“司雪衣,有杀气。”

生死台上,天殇枪中的白黎轩突然传音,让司雪衣面色微变。

小白一般不说话,一旦开口,就说明来者肯定是司雪衣自己搞不定的人。

司雪衣对白黎轩绝对信任,眨眼间就有决断。

他脸上露出抹笑意,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身形转动,而后猛的一闪站在了玄明尊者身后。

“你小子站我身后干嘛……”

玄明尊者话还没说完,一道人影横空落下,恐怖的威压仿若实质的山岳,将生死台都震出一道道裂缝。

这是一名中年刀客,神色冷漠,愤怒到了极致,眼中杀意几乎要喷涌而出。

他甚至不用出手,仅仅一个眼神,就能让司雪衣遭受重创。

但是没用。

司雪衣藏在玄明尊者身后,没受到半点影响,神色从容轻松自如。玄明尊者回过神来,看向那中年刀客,笑吟吟的道:“慕容尊,别发这么大火,小儿辈动手肯定没轻没重。这天刀楼不世出的奇才,应该死了吧……呸呸呸,应该

没……死吧……”

天南五星显然不是单独来的,背后都有护道人存在,慕容尊便是慕容绝的护道人。

慕容尊神色阴沉,他没有理会玄明尊者的嘲讽,而是一掌拍在慕容绝身上。

噗呲!

慕容绝的伤口处喷出一道道电光,而后再给慕容绝喂入一粒丹丸。

“枯玄丹啊……”

玄明尊者认出丹药来历,眼里露出抹可惜之色。

慕容尊随身携带着这种丹药,那慕容绝必然是死不了了,将来怕是还会成为圣院的劲敌。

慕容尊这才有空看向玄明尊者,他稍稍挪动身体,想看一眼司雪衣。

谁知道司雪衣似乎早有所料,他侧身藏在玄明尊者身后,以至于慕容尊始终无法将他看清。

慕容尊气道:“藏头露尾的小子,站出来让本护法一眼的胆量都没有吗?”

司雪衣神色轻松的笑道:“你想干嘛?有玄明尊者在,你还想当着众人的面杀了我不成?”

玄明尊者闻言,稍稍一怔,没杀人啊,慕容尊哪里有胆量在这杀人。

司雪衣用手指戳了戳的后背,玄明尊者才反应过来,马上怒道:“慕容尊你好大的胆子,敢杀我圣院头牌弟子,活腻歪了吗?”

慕容尊脸色立刻变得难看无比,被逼的硬生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本来想威慑一下司雪衣,起码让对方吃点亏来着。

可对方太鸡贼了,躲在玄明尊者身后,一句话就让自己变成了要当众杀人。

慕容尊气的怒火中烧,可又无可奈何,提着慕容绝悻悻离去。

等他离开生死台的刹那,司雪衣立刻站了起来,伸手一招,将地面上的两件绝品灵器抓了过来。

这一幕看的人瞠目结舌,谁都没想倒司雪衣会来这么一手。

一柄云雷剑,一根紫焰雷皇鞭,两者都是绝品宝器中的顶尖存在。

稍稍打磨就可以晋升为圣器,说句价值连城绝不为过。

“住手!”

敖锋和萧元启的护道者出现,两人落在生死台上,脸色阴沉,杀气十足。

可已经迟了,司雪衣成功抓住了两件绝品圣器,眼中难掩喜色。

好东西啊!

他亲自领教过这两件绝品宝器的威力,绝对好东西。

“这是我等宗门的绝品宝器,皆是上古遗宝,还回来!”

二人神色不善,怒气十足。

司雪衣也不会废话,将两件绝品宝器直接送到了玄明尊者怀中,道:“我是替尊者拿的。”

玄明尊者何曾见过这等操作,好在他反应够快,冷冷道:“敢在夺魁之战来我圣院捣乱,输了之后还妄想拿回兵刃,别做梦了,赶紧给老夫滚蛋。”

“想要拿回这绝品宝器,让你们宗主来找我们首座要吧,只要你们有这个胆!”

对面二人面红耳赤,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原因无他,天南五星被司雪衣一个人给挑了,哪里还有底气敢和圣院较量。

两人连狠话都不敢说,只瞪了一眼玄明尊者便摆手离开。

他们前脚刚走,司雪衣就不客气的将两件绝品宝器,从玄明尊者手中抢了过来。

“哈哈哈,又给抢回来了!”

“司雪衣真的绝了。”

“厉害厉害,当着几大护道者的面,堂堂正正黑了两件绝品宝器,赚大发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玄明尊者都愣住了,这司雪衣太逗了。”

赤血广场上的数万修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谁都没想到,司雪衣居然还有如此一面。

换做其他妖孽,哪怕赢了对方,也不好当众拿着这绝品宝器。

司雪衣硬生生做到了。

玄明尊者有点懵,喃喃道:“不是帮我拿的吗?”

司雪衣将云雷剑和雷皇鞭收入储物袋,笑道:“我帮你保管一下嘛,表面上看在我手里,实际上还是你得。”

玄明尊者嘴角抽了一下,心中暗道一声才怪。

司雪衣岔开话题,继续道:“尊者,应该能宣布我夺魁了吧。”

“可以,当然可以,哈哈哈,这次你给圣院挣了天大的脸面,太可以了!”

玄明尊者回过神来,大笑起来,感到无比痛快。

他之前压力巨大,被对方羞辱到难以开口,眼下司雪衣将对面全挑了,所有压力全部释放。

“且慢!”

就在此时,一道喝声传来。

却是风子翎腾空而起,重新落在了生死台上,唰唰,又是两道破空声响起,秦殇和白云逸也跟了上来。

风子翎沉声道:“尊重,我等还没输过呢!”

秦殇面无表情道:“夺魁之战的规矩,战至无人敢战,才算夺魁成功。”

白云逸接话道:“没错,我等既然没败,就拥有继续夺魁的资格,姬长空也有!”

他看向姬长空,想把后者也拉倒生死台上。谁知道姬长空根本没有理他,嘲讽道:“世家大族的作风还是这么无耻,天南五星横行霸道时没见你们跳出来,这会就知道摘果子了,别把我姬长空跟你们混为一

谈。”

白云逸被喷的脸色变幻不定,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早知道就提这个人了。

风子翎面不改色道:“姬兄高风亮节,在下佩服之极,但我等也非趁人之危,夺魁之战的规矩就是战至无人敢战,玄明尊者你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

玄明尊者面露难色,不由看向司雪衣。

司雪衣笑吟吟的看向这三人,道:“一定要战?”

“战!”

三人异口同声,神情冷峻的。

风子翎旧事重提,冷声道:“你不会怕了吧?我早就发现了,你对我风家的大风劲很忌惮,之前就避而不战,现在又避而不战,有必要这么怕嘛?”

他神色冷傲,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看向司雪衣。

对上天南五星风子翎还有些忌惮,可对上司雪衣他真是一点都不怕。

之前就不怕,眼下对方刚刚大战完,哪怕没有受到重创也肯定没法保持巅峰。

至于真元消耗更不用说,风子翎可谓是志在必得,打定主意要将司雪衣踩在脚下。

他现在越来越笃定,龙虎拳肯定被大风劲克制,司雪衣避战就是露怯。

司雪衣嘴角抽了下,脸上露出极度无奈的神色。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院长,真的对不起了。

啪!

赤血广场上风玄空拍了一下额头,重重叹了口气,这风子翎到底是谁教的。

真看不出来之前司雪衣是在让他?

风皓宇冷笑道:“大哥,你真教了一个好侄儿。”

风玄空面色变幻,苦笑不已。

但不知道为何,他也抱了一点点期待,期待风子翎真的能逆风翻盘一举夺魁。

风玄空小声道:“说不定呢……”

“呵呵。”

风皓宇无情嘲讽了一句,还在做梦。

生死台上纷争不停,白云逸同样咄咄逼人,冷声道:“司雪衣,你和白家的恩怨还没结束呢,不会真以为我们白家忘了吧?”

秦殇正色道:“圣城四公子就剩我一人了,司雪衣,这一战你避无可避!”

司雪衣笑吟吟的看着三人,沉声道:“废话还真多,一起上吧。”

司雪衣的话声音不大,可这话却像是一颗石子激起千层浪花,在赤血广场上的修士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冲击。

一人之力镇压完天南五星后,还要以一敌三?

这司雪衣太张扬了吧!

秦殇三人脸色变幻,眼中闪过抹怒意,这家伙太小瞧人了吧。

风子翎冷笑道:“对付你,我风子翎一人足矣,我让你知道什么是大风劲!”话音落下,他不等其他人反应,率先朝司雪衣冲了过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星际大巫重生之无肉不欢换体合约竹马有疾室友掉线了花儿开在春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