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77章 番外(1/1)

佩佩得知司空玉茹已经回国时,立刻安排几个姐妹出来聚会,她选了湖畔边的一座露天餐厅,卖的是东南亚风味的食物,平时这里的人潮不算多,但天气回暖后这个地方也开始变得拥挤了,不管周日或周末都一样热闹,是许多年轻人喜欢集聚的一个好地方。

对于口碑还不错的几家餐厅可能会碰到座无虚席的情况,为了不想让大家白跑一趟,佩佩很早就预订了位子,大家都很期待见到司空玉茹,因此一起说好比预订的时间早了半小时到场。

几个女人围在一张桌子很快就聊了起来,在座除了佩佩之外剩下的都不清楚司空玉茹的近况,当说曹操的时候曹操就到,她们才刚提起这个人,立刻有人发现人群中有一位打扮时尚,面貌姣好的女子正朝餐厅的方向走来。

司空玉茹这等容貌姿色的女子,走到那里都是众人的焦点,所以大家并没有看错人,只是没想到她这回不是一个人出现,身边居然挽着一位身形高大,风度翩翩的男士,看着这两人宛如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及公主般,刚才还吵吵闹闹的几个人瞬间安静下来,有的张着嘴有的睁大了眼,每个脸上都写满了惊讶和羡慕的表情。

“这是小茹的男朋友吗?”其中一位在惊讶之后又忍不住说出心里的疑问。

“这样挽着手走,态度也亲密,肯定是男友,不过小茹不是和阮董一起过吗?她怎么会喜欢男人?”几位姐妹之前都对司空玉茹的性取向有过质疑,毕竟有一段时间她和阮梦璐的来往过于频密,办公室里的两人也予人一种暗戳戳的感觉,虽没有确实证据,但不少同道中人都说她们是一对,因此传言多少也影响了这一些人,只是当时也没有人敢提这事,毕竟这种恋情还是无法搬上台面大方的分享,爆出来后分分钟钟都会见光死。

“没有证据的事大家别乱说,难道小茹和阮董就不能只是闺蜜,这一趟回来这两人还住在阮董的家,这结果证实什么,大家自己去分析吧。”佩佩在大家眼中是性情比较中庸客观的人,所以她的言论一般也比较被接受,经她这么一说大家对整件事情的理解又不同了,不过此刻不是讨论这话题的时机,因为司空玉茹已经发现她们并朝着她们的位子一步步走近来。

一段时间不见,岁月往司空玉茹的身上加添了不少成熟女人的韵味,成熟不只是一个女人魅力的象征,也是生活历练所塑造的成功标志,大家心想司空玉茹应该在美国混得还不错,看她身边那位男伴也不像是泛泛之辈,在座的几位姐妹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同人却不同命。

大家让出了两个位子给司空玉茹跟大卫,而大卫就像被输入了指令的机器人,见到司空玉茹的朋友时便重复着同样的开场白,不厌其烦的介绍自己的身份说:“各位美女好,我是小茹的男朋友,我叫大卫。”

刚才离得远大家也看不清楚,当近距离的接触时大家便开始给好姐妹的另一半在心里打分,大卫虽然拥有六尺高的魁梧身形,但却没有阳光型男的味道,她们同时发现大卫炯炯有神的眼睛居然还画了细细的眼线,皮肤打了一层粉底,像樱桃般水亮的嘴唇也是涂了护唇膏,总之这男人呈现于人前并不是自然的面貌,但化了妆的整体表现并不会让人觉得排斥,反而予人一种时髦而前卫的感觉。

“大卫长得还挺像韩剧里的花美男,是不是美国的华裔男子都长成这样子呢?”其中一位时常关注娱乐圈的姐妹细细打量了大卫一番后,她第一个联想到便是自己最感兴趣的韩国美男,或许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大卫的打扮,但80或90后的人一般都会以一种欣赏的眼光去看待。

司空玉茹侧头带着玩味的眼神看了大卫一眼,看她那含着笑意的桃花眼,要不是大卫太熟悉这个人,根本也想不到这极有深意的笑容其实带有恶作剧的成分,有了先见之明的他赶紧抢在司空玉茹发言前说:“也不一定,这可能跟我从事的行业有关吧。”

“那你是从事那一个行业呢?”另一位姐妹闻言后便好奇的问说。

“整形的行业。”司空玉茹这一次捷足先登,赶在大卫回答之前,抢先替他回答。

“整形?”司空玉茹的一句话让全体人的目光一下都集中在大卫的脸上,见她们一副无限想象力的表情,还有那充满狐疑的眼神,大概是想看出大卫脸上有多少加工的部分,这对一个自信心爆满的男人来说算无疑是一种耻辱,但基于风度的表现,他又不能露出不悦或有生气反应,迎着眼前几只好奇的眼光,他笑脸依旧的解释说:“我们的公司其实是出产女性化妆品及一些微整形的材料,但我只是负责监管化妆品部门。”

“大家别怀疑大卫了,他没做过整形,做过整形的人绝对不会只有这样的效果。”司空玉茹这番话听起来贬多余褒,但也多亏她帮忙说话,才让大卫洗清了做过整形的嫌疑。

大卫眯着眼睛盯着司空玉茹,在心里计算着该怎么“回报”她,但他的脑筋偏偏又不如司空玉茹的来的敏捷,在他想到要如何回敬之前,司空玉茹又追加几句说:“你又不是得靠脸吃饭,最主要的是我能接受,这样就好了,对吗?”

为什么说好男不与女斗,因为斗到底吃亏的还是男人,司空玉茹就是偏爱针对大卫所介意的事,而她的目的只想看大卫像个女人般气嘟嘟的样子,这死党从以前到现在就是这样寻他开心,也不想想一个男人的表现就等于一个女人的品味,在这班姐妹的面前如此践踏他,其实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

大卫不理司空玉茹是什么样的心态,对他来说男人始终不能输在风度,于是便以抬高对方的方式回驳说:“我有多差就显得你多优秀,至少这证明你不是以貌取人。”

司空玉茹听了大卫的回答便呵呵笑了起来,她伸手拍了一下大卫的大腿,在桌子底下朝他比了个大拇指,看来对大卫的表现是有一百分的满意。

这些人看面前这两人的互动不由得异口同声的说:“你们感情真的很好。”

听见别人这么说时,司空玉茹和大卫不约而同望向对方,交换了一个眼色后,司空玉茹佯装一脸甜蜜的笑了出来。

佩佩之前还担心这对假情侣会不会不小心露出马脚,但看着这两人天衣无缝的配合,觉得是自己多虑了,当初劝阮梦璐和司空玉茹复合果然是对的决定,无论相爱的人性别相同与否,能够让这世上增添多一对幸福的人儿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并不是满口圣经或佛经的人才能升天不下地狱,唯有成人之美才是真正的功德无量。

司空玉茹难得一趟回国,阮梦璐安排了一些国内出游的行程,打算和对方一起重温蜜月旅行的滋味。

大卫手里捧着一杯水,坐在单人沙发看着这两人在讨论着出游的行程,女人和男人果然是有一些的差异,男人之间讨论着这些事一般都速谈速决,不像眼前这两个女人一会儿小声耳语又大声笑,一会儿又像在嬉闹般的互相戳一下或捏一下,感觉上这两人是在*多过谈正经事,大卫突然觉得自己是超大电灯泡一枚,看别人卿卿我我时,他想起自己远在他乡的爱人心里就一股空荡荡的感觉,恨不得能插翅飞到对方身边去。

“喂,你们能不能顾虑一下我的感受,看你们倒是很快活,有没有想过我一个人寂寞难受。”大卫终于也有看不下去的时候了,面前的两个女人越来越无视他的存在,要不是为了演给别人看,他到来的第一天就很想直接在公司安排的酒店住下来。

“哦,我们聊天也会干扰到你吗?”司空玉茹抬起头看着大卫说。

“你们老在我面前秀恩爱,这样下去你让我如何度过这整个月份,拜托你们有时候想想我的立场吧。”大卫的语气似哀求又似抱怨,毕竟他也是个要面子的男人,不可能对这两个女人倾诉他对某人的思念之情,再说以她们对他的怜悯程度而言,说出来也只会被她们笑话。

“那你走开吧,没有人叫你在这里看我们恩爱。”司空玉茹不会对男人怜香惜玉,即使知道这男人的内心堪比一个女人还娇媚脆弱。

“叫司空玉茹的,你明天还要见我的家人,准备一下台词别让我丢脸才好。”大卫走到她们的面前,捏着兰花指指向司空玉茹,只差了一个跺脚的动作,就能完全体现出所谓的娇姿柔态。

“我不必开口人家也已经觉得你好眼光了,我不能让你母亲太喜欢我,免得我甩掉你的时候她老人家整天责备你。”司空玉茹说完又继续翻看手中的指南杂志,手上翻了几页刚好给她看到正在搜寻的资料,一下兴奋得拿到阮梦璐面前,两个人又开始投入在自己的世界中,站在面前的大卫又一次被无视了。

这时候沙发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大卫一个箭步冲过去拿起手机接听,一开口那声音立刻吸引了两个女人的注意,她们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识男人如此娇声娇气的说话,那声音仿佛整个人浸在蜜里般甜蜜。

看着一个堂堂六尺大男人娇嗔满面的边聊电话边走上二楼,司空玉茹和阮梦璐顿时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但两人也是见惯各种场面的人,在片刻的傻眼之后,阮梦璐接下来的反应只是耸了耸肩,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她们未完的话题。

第二天司空玉茹按照行程去了大卫的家,第一次以女朋友的身份去拜访他的家人,大卫的父亲在几年前已经过世,家里住着一位老母亲,还有和他年龄有一段距离的哥哥及与他同年的大嫂。

老母亲一直期盼小儿子能赶快成家,难得见孩子带了一位长得跟天仙似的女朋友回家时,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从一见面就乐呵呵的笑个不停,对司空玉茹的招待是超乎寻常的热情,让她连透一下气的时间也没有,要不是来之前和大卫有约法三章,说好至少待上两小时后才能离开,这一刻她肯定会想尽办法开溜。

大卫的哥哥五官还算端正,可惜身高就比较不占优势,大卫的大嫂则性格沉默,长相也是那种看一眼就会忘记的人,看见司空玉茹也不打招呼,见到人家立刻窜进卧室把自己锁在里面,一直到他们离开后也不见她出来。

反正来这里也只是走一圈露个脸,之后不会再和这些人有什么交集,因此司空玉茹不必刻意讨好谁,也不用太在乎谁对她存有敌意,只要表现大方得体又不失礼仪,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即可。

从大卫的家走出来后,司空玉茹这才松了一口气,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平时一整天在别墅里照顾那些动物都不觉那么累,只是几个小时应付这些大人却几乎让她殆尽体力,这种见家长的事,要不是真心爱对方,根本不想做第二次,想到这里司空玉茹赶紧把话说在先:“见你家人就仅于此次,下不为例,以后他们若有什么邀请吃饭的,你就直接说我们分了吧。”

“放心不会有下一次了,等我拿了美国的居留权后,我一年最多也只是回家一次,到时候我就换璐璐来扮我的女朋友,我相信我妈下一次会比这一次更开眉笑眼。”自踏入国土的那天起就一直被这女人言语戏弄,这次总算给大卫逮到了反击的机会,好让他逞逞口舌之快。

“我警告你,找谁都好,就是不准碰我的女人!”司空玉茹沉下脸,眼神犀利的盯着大卫说,眼前女子的样子长得那么娇美,但凶起来时感觉并不好惹,就好比一只一只尊贵而美丽的猫,一旦发起狠来时,被那双爪子挠了几下后,即使是一只大狗也会疼得逃之夭夭。

“开玩笑而已,你别那么认真嘛!”大卫是被挠过的大狗,一见到猫的尾巴蓬起来时,立刻退避三舍。

司空玉茹对阮梦璐的占有表现一次又一次让大卫傻眼,他心想到底是多深的爱意才会让一个人像霸占着地盘似的守着另一个人,他带着疑问的眼神看了一眼司空玉茹,发现对方一副不悦的神色,也识趣的闭起嘴巴不敢再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再写一篇番外本文就真正完结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罗布泊禁地之咒丧尸女帝持证上岗末世之子安龙戏花都我的助理想当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