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35章 番外3(之七)(1/2)

番外三(之7)

刘明雅咬着下唇不说话,话说到这个程度就没有什么可周旋的了,她看看二哥有些心疼。从小,她跟二哥最亲近,二哥温和又宽容,无论自己闯了多大的祸他都会微笑着帮自己收拾烂摊子,他还会帮自己绑辫子,会偷偷帮自己写数学作业。二哥学习好,人长得帅,念书时还是校足球队的。她知道其实有很多女生都偷偷地喜欢二哥,她曾经亲眼看到二哥把书包里的情书撕掉扔进村头的垃圾桶,那时她以为二哥一心只想好好学习,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

后来,二哥就成了名牌大学生,又成了著名战地记者。

刘明雅一直想象不出来什么样的女生才能配得上二哥,现在看看诺瓦尔,她觉得这种感觉更诡异了,似乎这个人是最不应该站在二哥身边的。可是,如果反对……刘明雅想起二哥说“我想我这辈子也只有一个人过下去了”,心里狠狠的一疼,一个人,太孤单了。

“二哥,”刘明雅说,“你要怎么跟妈妈说呢?”

“她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刘明雅点点头:“可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她希望你能告诉她一切都是她想多了。”

刘明远无可奈何地叹口气:“算了,我去跟她谈吧,反正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刘明雅抬脚跟着就走,诺瓦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跟着走。当刘明远拉开房门时,三个人都愣住了。

孔兰香坐在房门口的台阶上,满脸灰败地看着墙角的一颗梨树。那是刘明远小的时候种下的。这么多年来一直长得很好,春天会开出满树的雪白,孔兰香一直很小心地照顾这棵树,虽然有人跟她说家里种梨树不吉利,但是她还是精心地照料它,看着它年年开出满树花繁。想象着有一天自己的二子一女都能开枝散叶,自己坐在这棵树下,看着孙儿在小小的院子里嬉戏奔跑。

三个孩子,只能多,不能少!

孔兰香不敢看刘明远,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儿子。这么多年了,明远其实是最被忽视的一个。刘明华是老大,懂事又能干,早早就是父母的小帮手,最得信任;刘明雅是老幺,又是个女孩儿,最是掌上明珠心中至宝。偏偏夹在中间的老二刘明远最是被忽视,从小吃穿用的都是哥哥剩下的,有点儿零花钱都给小妹买零食和发卡了。直到有一天,县里敲锣打鼓地来给家里送大红证书才知道儿子居然考进了全省前十名,又过了几年,儿子开始往家寄钱,先是几百,然后涨到一千,再然后是两千甚至更多……直到今天,孔兰香居然在新闻联播里看到儿子的脸!欢呼的人群,如潮的鲜花。

她第一次对二儿子有了一种愧疚感,这种愧疚感让她愿意做一切事只要儿子高兴,可并不包括接受一个“男儿媳”!

“妈妈,”刘明远拉着诺瓦尔蹲在孔兰香跟前,“我想跟你谈谈。”

“谈啥?”孔兰香垂下眼睛看着地面,“我不懂你说的那些,但是我就知道你跟一个男人不可能长远。”

“妈,跟一个女人就能长远吗,村里有多少离婚的?”

“人家至少还能得一个孩子!”

“然后呢?”刘明远淡淡地说,“再给孩子找个后妈?”

“人家要笑话你一辈子的!”

“如果我一辈子不结婚,村里人也是要说闲话的;结了婚,那不是害人吗?早晚要离,还是会被人指指点点,何必呢?”

“儿啊,”孔兰香颤巍巍地抬起头,眼睛里满是哀求的泪光,“妈求你,改了吧行吗?”

刘明远慢慢地摇摇头,“我没办法,刚刚您也听到了,我真的试图去改过,但是这是注定的,改不了,我不喜欢女人。”

“我们这辈人能有多少是喜欢才结婚的?不也踏踏实实过了一辈子儿女满堂吗?怎么就不行呢?”

刘明远咬咬牙,对母亲说:“我对女人没感觉,我不可能会有孩子,您懂吗?”

孔兰香如遭雷掣:“怎……怎么会?不是说……都可以的吗?”

“也许有人都可以,但是我不行,我做不到。”

“明远!”孔兰香的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愤怒?耻辱?好像都不是,更多的是一种无能为力的伤心。她觉得老天对她二儿真是不公,明明是这么好的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对他再好一点儿?他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伤,为什么还要让他顶上这么一个不好听的名声?

刘明远看着母亲的眼泪,眼眶紧跟着红了起来,他曾经发过誓不会让妈妈伤心。可是现在,让妈妈哭成这样的还是自己,这不是任何人的错,也许只是上天的一个玩笑……

刘明远拉过诺瓦尔的手,看看诺瓦尔也红了的眼眶露出一个安抚的笑,他握着他的手对孔兰香说:

“妈,我来介绍一下,这是诺瓦尔,法国人,在法新社工作。他有个单亲妈妈,他的爸爸正在努力求婚,希望能早日娶回他妈妈。他家里做生意的,有些钱,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跟我一样是一名战地记者,我们都喜欢这份工作,我们可以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在战场我们还可以互相依靠……他救过我的命,您还记得吗?”

孔兰香泪眼迷蒙地看着诺瓦尔,小伙子很年轻,每天都傻乎乎地笑,当他望向儿子的时候,目光凝注,笑得格外开心。当儿子和他说话时、给他夹菜时、握着他的手写毛笔字时,他都会脸红……

这个孩子懂礼貌,在家的这几天从来都客客气气规规矩矩,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Thank You”,孔兰香知道他很好,但是,再好他也是个男人!

刘明雅走过来坐在妈妈身边,伸出手臂搂住妈妈的肩头说:“妈妈,我学医的,二哥这样真的是天生的,没法改的。”

怎么办?

孔兰香慢慢地伸出手,手指粗糙冰凉,颤抖地覆上儿子的脸颊,她哆嗦着嘴唇,把一声声哽咽咽回去,慢慢地说:“明远,是妈对不起你,把你生成这样。”

刘明远终于哭了,他一直保持一个完美坚强的笑容,他希望这笑容能让你母亲放心,能让诺瓦尔安心,但是面对这句“对不起”,他所有的伪装全部告罄。他慢慢跪□子,伏在母亲膝头无声地流泪。他并不委屈,就是愧疚,铺天盖地的歉疚让他止不住眼泪。

诺瓦尔忧虑地看着孔兰香,他完全听不懂这场对话,但是他知道刘明远哭了,这个男人在战场上伤成那样都不曾落过泪,可是短短的几分钟就哭了。诺瓦尔忽然很恐惧,他担心很多事,最怕的就是刘明远会退缩,他急切地想要说什么,可是张了半天嘴,只是蹦出一句:

“I love him”

这话是对孔兰香说的,很简单的三个单词,孔兰香至少能听懂其中的两个。她抽抽鼻子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诺瓦尔。

诺瓦尔勇敢地迎着那目光,慢慢地,慢慢地,用才学会的、有限的几个中文说:

“我爱刘明远,真的。”

孔兰香没说话,低头抱着儿子的脑袋默默流泪。

时间慢慢流过去,光影在小院里移动,不知道过了多久,诺瓦尔终于忍不住了。他站起身把刘明远从地上拽起来,用力抱在怀里撑住。他歉意地冲愣住的孔兰香点点头,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串话。

孔兰香和刘明雅傻愣愣地看着他,刘明远抿起嘴角笑了,虽然眼眶还是红红的。

诺瓦尔急急忙忙地指指刘明远的腿,又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孔兰香眨眨眼好像明白了什么,她望向刘明远。

刘明远说:“他说,我的腿有伤,不能跪太久。”

刘明雅和孔兰香的脸腾的红了,刘明雅从石墩上跳起来嚷:“二哥,你怎么样,疼吗?这地又冷又潮的。”

孔兰香也急急忙忙地去摸儿子的膝盖,嘴唇哆嗦着觉得心都拧成一团了。

刘明远摇摇头:“没事儿,我基本已经好了。”

“怎么能没事儿呢?”孔兰香忙不迭地跑去北屋,一边跑一边说,“你最怕受凉啊。”

不一会儿她拿着一个灌了开水的暖水袋过来,执意要敷在儿子的腿上。刘明远把暖水袋接过来,烫得整个心都疼了,他坐下来把暖水袋贴在腿上,抬头看着妈妈说:“妈,对不起。”

孔兰香没说话,转身踉跄着往堂屋方向走了。

刘明雅眼看着妈妈的身影消失在堂屋木栅后边,急急地说:“二哥,我跟过去看看。”然后拔脚就追。

诺瓦尔蹲在刘明远跟前,眼巴巴地看着他,目光中有担忧也有恐慌:

“没事儿,”刘明远拍拍他的手,“都说开了,别担心。”

“可是刘,我很害怕,我总觉得你会跟我分手,你妈妈……她哭了。”

刘明远歪着头看看他,一言不发地吻住,手掌按在他的后颈,掌心滚烫。

***

刘明雅追着妈妈来到房后高粱地,春天高粱长得并不算太高,母亲的身影隐隐能够看到。她没有追进去,只是沉默地站在田埂上听母亲躲在里面哭得肝肠寸断。

不知过了多久,孔兰香的哭声渐渐小了,刘明雅抢先一步回了家,在堂屋里等来了红肿着眼睛的母亲。

“妈,”刘明雅试探着叫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做饭吧,”孔兰香伸手捋捋头发,“大家都饿了。”

“二哥他……”

“个人有个人的造化,”孔兰香说,“明远高兴就行,这孩子从小最让我放心。”

刘明雅迅疾地转过身子抹了一把眼泪,她说:“晚上吃什么,我帮您做!”

这天刘敬从城里回来时觉得家里的气氛诡异地沉默,他本来就内向话少,这会儿更是一言不发地扒拉完一碗饭,在院里抽了会儿烟就回了北屋。刘明远抬脚想跟进去却被孔兰香拦住了:

“该干嘛干嘛去,这儿没你的事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末世之子安龙戏花都我的助理想当魔王炎黄大战长媳有命一胎两孕[封神]这个封神不太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