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02章 最终番(1/1)

两个娃娃是越来越厉害了,爬起来的速度嗖嗖快,佑佑身体娇弱些,所以,佐佐每次都是爬在了前面。沈依依过来逗他们玩,两个娃娃见了妈格外亲,起初是佑佑每次都落后,所以,佐佐都成功地占领妈妈的怀抱,佑佑见每次都是papa抱她,她很不乐意,然后就抓着左昔年的手指在小嘴里来回吮吸泄恨。左昔年戳戳佑佑的小脑门,嗔道:“以后有了牙齿,我可不敢抱你了!”

次数多了,佑佑的鬼心眼就体现出来了,今天沈依依又站在不远的地方,“佐佐,佑佑,到妈妈这里来,妈妈在这呢。”佐佐和佑佑几乎是同时注意到,小脑袋转过去,眼睛眨了眨,一看妈妈在那里,佐佐果然噌噌地往那边爬,佑佑一看,糟糕惹!又要落后,她放弃了和佐佐并排的位置,和佑佑同一直线,她在后面跟上来,小脑袋罩着佐佐歪歪扭扭的小屁股一顶。佐佐爬起来本来就不稳,佑佑这一撞,佐佐就直接栽歪倒了。

佑佑的机会来了,趁着佐佐倒地蹬腿挣扎时,她一扭一扭加速爬到了沈依依的怀抱里,快到了跟前生怕身后的佐佐跟上来,几乎是扑倒在沈依依的怀里。沈依依乐个半死,抱着佑佑狠狠亲了一大口,佐佐刚爬起来,眼见着妈妈在亲一个和他每日每夜住在一起的小家伙,他也不干了,坐在那干脆大哭起来……左昔年推门一看,赶紧抱起佐佐,佐佐趴在她怀里一直呜咽着发出papa的声音,但身体却是向着沈依依的方向使劲儿,“怎么了这是?”

“小乖乖哦,麻麻亲一口!”沈依依太明白这两小鬼头的心思了,这样说着靠过去,嘴巴微微嘟起来,不过到了跟前,沈依依停下来,等着佐佐自己亲过来。果然,佐佐似乎是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双手摇晃着摸摸沈依依的脸就要凑过去,左昔年一瞧,纳尼!她更快一步,在沈依依的嘴上亲了一口,佐佐嘟起的小嘴巴再次落了空,回头看看这个坏人欺负自己,冲着沈依依咧开嘴角彻底哭开了。

“……”沈依依脸颊泛红,无语瞪了一眼左昔年,“你跟一个孩子争什么……佐佐给我抱。”左昔年无辜地摸摸鼻子,她看见那邀约的姿势……习惯性地就去亲了,咳咳!

两个孩子交换了怀抱,沈依依亲了亲佐佐的小脸,笑意满满地哄着:“哦哦哦~麻麻最爱小佐佐了,小左左是小男子汉,男子汉不哭哦。”沈依依抱着佐佐,手轻柔地拍着佐佐的后背,佐佐的小脑袋落在她肩上,很快,就止住了哭声。

左昔年哼了一声,对着怀里的佑佑说:“小佑佑,你说说,你麻麻是不是偏心?”小佑佑眨眨眼看麻麻对那个家伙那么好,她也不乐意,虽然不懂左昔年说什么,不过还是扭头窝在左昔年怀里,愤愤地看着,心想着:下次我也要哭!

有了孩子,家里一天热闹得不像话,孩子的满月酒当时沈依依拒绝,左昔年就没有摆。这会,孩子一岁了,左母坚持必须得摆家宴。说是家宴,请来的都是左昔年和沈依依的好友,董子玉,左歆维自然都在其中。

糖蜜抱着孩子眼馋了,几次眼神瞟瞟董子玉,董子玉又怎么会不懂,她们年纪也不小了,要真打算要孩子,还真是要趁早,“你喜欢小孩,我们这次回去也研究下。”

陈思羽稀罕完孩子,就奔着孩子的妈去了,饭后拉着沈依依站在窗前说悄悄话。两个人心里不免唏嘘感慨一番,尤其是沈依依,和左昔年分分合合几次,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陈思羽握着沈依依的手,感叹地说:“你总是比我快呢,连孩子都有了。”

“你也抓紧啊!”沈依依笑着说,眼神不时回头注意那一大一小的动静,不经意间,也注意到左昔年的目光围着她转,沈依依抿嘴一笑,回头继续和陈思羽说话。

“说好了,我要当孩子的干妈!”陈思羽当初在沈依依怀孕时就说过这点,沈依依自然是同意的,倒是左昔年哼唧了半天,不过,她反对无效。

“好好好,干妈记得给孩子包个大红包。”沈依依坏笑地说。

“啊……你这个麻麻也太坏了,这么早就开始利用孩子搜刮钱财了!”陈思羽故作羞恼地捶打沈依依,只是没打几下,手被人抓握住。陈思羽一回头,左昔年跟护着崽儿的老母鸡一样,凶巴巴地说:“不许打她!”

“……”陈思羽无语,沈依依则是两眼含笑地望着左昔年,左昔年还想再凶几句的,耳边突然冷冰冰的声音,“禽兽!你敢欺负她,我就和小一一掀你老底!”

“……”这回换左昔年无语了,可怜兮兮地忘了一眼沈依依,沈依依伸手将左昔年拉到自己身边,对陈思羽意味深长地说:“兽性强,比较好斗,最好别让她们独处。”

陈思羽明了,冲沈依依点点头,牵起左歆维的手,摸摸她的头说:“乖,我们去玩小宝宝!”

一旁的左昔年和沈依依都黑了脸!左昔年想快步跟过去,沈依依突然用力向后拽她,左昔年一下子扑向沈依依的怀里,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就暧昧起来。

“咳咳!这里好多人的。”左昔年难得的害羞,沈依依双手勾着她的脖子,眸光潋滟,含笑地说:“papa好像有好多我不知道的小秘密呢。”沈依依可记得,左昔年的朋友初一曾经以掀老底的话“威胁”了左昔年,今天左歆维再次威胁,而每次左昔年都中招。

“额……绝对没有!”左昔年赶忙举手宣誓,转而委屈地说:“你明知道我失忆了的。”

“哼!”沈依依哼了一声松开她,走向人群里了。左昔年擦擦额头的汗,她的记忆已经开始恢复了,这些日子,过去的影像零零碎碎地闪过,虽不完全,但左昔年觉得,终有一天,过去的记忆终究都会归来的。

一转眼,两个娃已经三岁了。个头差不多,体重差不多,样貌上,也差不多,不过性格上差很多。沈佐佐性格温和,听话,凡事都懂得谦让,尤其知道旁边自己的翻版是他的妹妹,他更是护着的;而沈佑佑完全相反,脾气大不说,还十分调皮,她喜欢的就一定抢到手……左昔年直说,这两个孩子的性别一定是反了。

孩子大了,也可以领出去了,沈依依是觉得孩子应该多领出去见识一下,所以不管到哪里,只要能带着就带着,连去个超市都不让孩子独处。左昔年一家四口逛超市,是比较热闹的场景,两个娃娃比他们还激动,看到各式各样的商品也不管是什么,手能够到的高度,见东西就往车里丢,大个的东西扔不动的,兄妹两还齐心合力,沈佑佑指导:“哎呀呀!你好笨,要像我这样哒!”然后沈佐佐看看妹妹,哦,他也学着她,俩手各抓着一小袋尿不湿的两角,佑佑嘴里喊一二三……咣当,尿不湿成功进车里了。

他们身后的左昔年和沈依依都笑得不行,趁他们不注意,左昔年把东西都放回去了,沈佑佑最先发现情况不对,她明明有好多东西,怎么都不见了!在左昔年再一次伸手进购物车拿东西时,沈佑佑回头,乌黑发亮的大眼睛控诉左昔年,嚷嚷着说:“papa是坏蛋!”说完跑到沈依依旁边,拉着沈依依的裤腿告状:“papa欺负我。”

“乖,papa不是坏蛋哦。”沈依依笑着说。

“可papa把我的东西都丢了。”佐佐瘪着嘴,眼睛眨眨,委屈得不行。

“妈妈之前告诉过你,这里的东西,我们需要付钱才能拿回家,papa才有钱哦,如果我们欺负papa,papa不开心也许就不买东西给我们了,所以,我们要爱papa的。”沈依依一本正经脸地这样说话,左昔年想笑不敢笑。

沈佐佐嘟嘟嘴,瞅瞅左昔年,左昔年赶紧做出忧伤的样子,沈佐佐拽拽沈依依的裤腿,自认为很低声地问:“我们爱papa,她就会开心了么?”

左昔年一字不落地听到这个问题,沈依依也小声说:“是的哦,妈妈很爱papa,你爱不爱papa?”沈佐佐犹豫着不回答,沈佑佑抓抓左昔年的裤腿,仰着头,奶声奶气地说:“papa,你不要不开心,我爱你。”

“我也爱papa!”沈佐佐一听哥哥又比自己抢先表白了,赶紧跑到左昔年旁边撒娇,两个手臂抱住左昔年的大腿,小脑袋一顿蹭,软软地说:“papa,我爱你,我要抱抱。”

左昔年憋不住的乐,这个小佐佐就是个小滑头,真是爱死个人。左昔年顺势抱起沈佐佐,沈依依蹲下身问沈佑佑:“佑佑想不想妈妈抱?”

沈依依摇摇头,很有男子气概地说:“我已经不小了,不要抱抱,妈妈会累。”沈依依心里一暖,真是她的小男子汉,亲亲沈佑佑的额头,说:“小男子汉,帮妈妈拿一会包包,好不好?”

包,并不沉,甚至很小,沈佑佑神圣地抱着包,好像在执行使命。左昔年抱着佑佑在前面走,沈依依和佐佐在后面,商量着买东西,“佐佐,我们给妹妹买一个铅笔盒,哪一个更漂亮?”

“这个。”佐佐仔细思考,指指带花鸟的,继而指指旁边带机器人的,认真地说:“可是,我觉得妹妹会喜欢这个。”

沈依依哈哈大笑,小佐佐很了解小佑佑,给沈佑佑买了带机器人的铅笔盒,而那只带花的,买给了沈佐佐。

“佑佑啊,哥哥喜欢吃哪种口味的糖果啊?”左昔年问。

“他喜欢草莓味的。”佑佑咬咬手指说,“我喜欢奶香的。”左昔年买了三小袋糖果,沈佑佑嘟嘟嘴,说:“我和哥哥都不喜欢原味的,papa为什么还要买呀?”

“因为妈妈喜欢呀!”左昔年认真地回答,沈佑佑回头看了一眼妈妈和哥哥,又问:“papa最喜欢妈妈吗?”

“对呀!”左昔年笑意满满地说,“papa最喜欢妈妈,最爱你和佐佐。”小孩子还理解不了太复杂的东西,但是,他们知道了,papa是女的,妈妈也是女的,而papa和妈妈最喜欢彼此了,而她们又最爱他们。所以,沈佐佐就想:长大了,她也要找一个像papa一样的人,因为papa好有钱,连妈妈那么漂亮的人都喜欢papa,那说明papa很厉害。

不知道是不是沈依依那次说的那句家里papa才有钱,沈佑佑这个势力的小孩开始转变了态度,和左昔年越来越亲近,而沈佐佐则是和沈依依更亲近。

孩子自然是从小培养的,依据两个孩子的性格,左昔年安排孩子学习的方向也不同。沈佐佐偏好静,而沈佑佑则是好动,所以,沈佐佐学习画画和小提琴,而沈佑佑则是学习跳舞和跆拳道,钢琴是两个孩子一起。

孩子越来越大,左昔年和沈依依的年龄也奔向40了,好在,她们有彼此,所以不必害怕孤单。晚上,沈依依躺在左昔年的怀里,安心地酝酿睡眠了,左昔年亲吻沈依依的额头,低声说:“我爱你,沈依依,永远最爱你。”

沈依依并没有睡着,不过也没有睁开眼睛,而是温柔地回应:“我这一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没有放弃你。”

左昔年的泪水,在那一刻忽然滑落,记忆渐渐归来,她对沈依依心疼的无以复加,她感谢,沈依依的不放弃。

人生的路很长,长到我们需要经历数个春夏秋冬,而人生的路又是如此短暂,短到我还来不及更爱你就老了。可以爱你一天,我就不会停止爱你,除了爱你,我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更爱你。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农家小辣妻网游之盗贼重生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女总裁的护身爱人师娘,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