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七十三章(1/1)

果然如杨林所料,三日之后,继娘又找上门来了。

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继娘这次只身前往,时间也选在无甚客人的下午。

由于杨林并不在店中,冉樱也不想为这事惊动他,就在店中接待了继娘。

继娘一改三天前强横泼辣的态度,面上全是笑意。态度亲热的拉着冉樱的手,一会夸她长得好看,一会夸她能干有本事,看到她身上的衣料和首饰,少不得用羡慕的语气称赞了数句。

冉樱心中暗笑不已,以这语气夸她的衣服首饰,不就是在暗示她,好东西也要孝敬长辈嘛。可她就偏作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对于继娘那些称赞的话,也是红了脸低了头,大部分时间只顾绞着衣角,偶尔哼唧一声。

见眼前的媳妇不懂自己的暗示,继娘心中有些着急,但面上又不能表露出来。不过嘛,瞧着这大儿媳妇是个脸皮子薄的,等会肯定好说话。自个一说家中急需用银子,定然不怎么费力就能从大媳妇手中套过来。

继娘又拉扯了半天,便转入正题了,表达了此行的目的。

冉樱心中冷笑一声,装了这么久,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她猛然抬起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期期艾艾,是十分为难道:“哎,娘,不是媳妇不愿意给,这实在是家中没银子了。前段时间成亲和盘铺子,花去了一大笔银子。又加上要请厨子请伙计所费的工钱,铺子日常经营所消耗的食材,真没啥银子了。家中剩下那些,不是媳妇不愿意给,那都是应急用的,是万万不能动的。万一哪天店中缺了资金,交不上租金或者没了银子继续维持,就要倒闭了。娘对媳妇这么好,肯定不希望媳妇的铺倒闭吧。”

这人,刚刚还一副不善言谈的样子,怎么一说到银子的问题上就如此的伶俐了,继娘突然心生警惕。不过,冉樱叫的那声“娘”,而不是“继娘”,倒让她心里十分舒服。或许她一个才掌管家中庶务的新妇,为了在长辈夫君面前好好挣表现,钱财上自然会格外上心,也不足为怪了。

瞧着这个像小白兔一般温顺的儿媳妇,继娘心中的警惕又烟消云散。等会吓唬吓唬,或者流几滴老泪哀求一番,定然会手到擒来。

继娘只得顺着她的话说,很是爱怜的拍拍手道:“哎,娘怎么是那种人呢。只是,这么几家铺子,每日进项怕是少不到哪去吧。上次我看这店满满都是人,生意应该不差才对呀。”

冉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娘,原本还有些银子的。”

继娘一听这话,立马两眼放光,正准备开口把这笔银子骗过来。

却听对面的冉樱继续道:“可,可这些银子是留给夫君来年开春了,进京赶考用的呀。京城里吃穿住行皆费银子,还要上下打点疏通关系,需要的银子可不少呢。娘不希望夫君顺利进京赶考,挣个功名回来光宗耀祖吗?”

继娘被堵得死死的,有些讪讪道:“自然是希望的,这钱可动不得。不过……”

她边说着,边扫过冉樱身上的衣料和头上的金钗,意欲明显。

没银子还能穿的起这么好的料子,戴得起金银首饰,你当老娘好哄呢。看来眼前这个柔顺乖巧如小白兔一般的媳妇,也是个不好糊弄的,刚刚全都是演戏,做给自己看罢了。

大儿子态度坚决,一点也不留回转余地;大媳妇面上一副弱可欺样,心中却丝毫不让步,果真是夫妻。想必那天毛蛋就已经把当年的事讲给了媳妇听,现在夫妻俩战线统一,一致对外了。自己却还傻乎乎的想着在冉樱身上找突破口,真是蠢死人了。

继娘心中突然腾起一股怒气,但又不能发泄出来,只得憋在心里。

冉樱瞧着继娘的目光,抿嘴一笑:“哎呀,娘别恼。这些金银首饰和身上的衣料子,都是做生意之人必不可少的。娘不知道,这城里但凡能开铺子的老板,不论铺子的生意如何,皆是衣着光鲜。守着几家铺子,却还穿着寒碜,别人只以为咱家店铺快倒闭了,没银子栽好的衣料呢。如果这样,日后遇到个什么困难,钱庄和这个圈子的朋友都不会借钱给咱继续经营。生意之人最是重利,谁会借银子给一个衣着寒酸,店铺都快要倒闭的商人呢。”

尽管继娘知道这又是冉樱不想借银子的托辞,但这番话又挑不出一丝错来。她又不能像先前那般,和谈不成就来撒泼,上一次的事已经够丢人,还给外人留了好些口舌上的把柄。自家又没有穷得揭不开锅,继续逼着要银子,外人知道了也只会说她这个后娘黑心。名声再坏,日后来打秋风就更不可能了。

只得退而求其次道:“哎,好孩子,娘知道你们做生意,也是不容易的。要不这样吧,娘把二弟送来与你们同住,你们夫妻俩就帮娘看着点,让他好好读书,怎么样?”

冉樱十分感激,甚至还落了几滴泪:“多些娘理解,都是媳妇不孝,不能够亲自奉养公婆。不过,这事怕也不成……”

继娘听着前半句,还以为这事要成了。突然听得后半句,憋在心中的愤怒再也压抑不住,扬起大手一拍桌子,怒道:“什么!杨冉氏,你是怎么和你婆婆说话的!让你出银子,不给就罢了。让你这个当嫂嫂的照拂下幼弟,居然又不情不愿,实在有违孝悌之道!”

继娘虽是乡野女子,但基本的伦理道义她还是知晓的。这会指责起冉樱来,倒头头是道。她的手劲十分大,桌上的茶杯都被拍得一震一震的。嗓门亦是十分粗大,宛若河东狮吼一般,直把冉樱吓傻了。连厨房内打瞌睡的伙计们也惊醒了过来,立马起身往店中去。

只见老板双眸含泪,已经被吓得缩成一团,平日里含笑的小脸上全是惊恐。而一边的继娘,则气势汹汹的站着,双手叉腰,怒目圆瞪。这到底是谁欺负谁,外人一眼便知。

伙计们想到冉老板时常对他们多有照拂,每月的工钱亦比其他的铺子多。见到自家老板被欺负,哪里还能袖手旁观。瞧着这妇人就是前几天来店中打闹的,更加气愤了。几个伙计挽着袖子,便想要上前把继娘揍一顿再扔出去。

杨林一进店中见到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冉樱一瞧,救星到了,立马如受惊的小兽,飞一般的扑到了男人的怀里。

嘴里同时还不忘给这堆已经烧起来的火加桶油:“夫君,都是我不好,惹恼了娘,夫君别生娘的气。”

原本气势汹汹的继娘,只打算吓唬吓唬冉樱,说不定她就同意了。可这会杨林一回来,便知今日无论如何是讨不到便宜的。继续闹下去,以后怕是上门的机会都没了。面色尴尬的站在一边,不知道如何是好。

杨林此时的脸色十分难看,摸了摸埋在怀里的冉樱,整颗心都要被她哭软了。前几日才承诺,不让妻子受到任何委屈的,想不到今日竟然食言了。只得柔声安慰道:“别哭别哭。”

直到冉樱哭声渐渐小了,才扬起黑脸,对着继娘不冷不热道:“继娘真是好本事,在我这讨不到便宜,便兜着圈子来欺负樱儿来了。还诓得她叫娘,真是好本事。”

继娘张了张口,想要说是冉樱主动这么叫的,可这会说出来也没人相信。本来媳妇叫继母也是可以的,但杨林和她素来就有嫌隙。若是杨林以为她诓媳妇叫娘,让自己享受了杨林生母才有的待遇,嫌隙就更大了。

“继娘,我尊你是长辈,你走吧,以后别再来了。”杨林丢下这么句话,便拉着冉樱回了屋。

剩下愤愤的继娘和几个怒目圆瞪的伙计,伙计们正动手把她请出去。继娘却颇有自知之明的跺跺脚,自己离开了。

杨林拉着冉樱走到屋中,不由得哈哈一笑,细心的为妻子擦干净脸上的眼泪,夸赞道:“樱儿这招不错。”

冉樱有些吃惊:“夫君怎么知道我是假哭?”

“这还不简单,”杨林嘴角含了一丝笑意,拿过一面铜镜来:“若是真哭,哪怕只留了几滴泪,眼眶也会是红的;假哭,除非是哭得时间很久,否则眼眶是不会红的。”

冉樱接过铜镜一看,果然如此。虽然双眸还含着些泪花,但眼眶和平时并无二致。

“前几天才说过不让樱儿受委屈的,今天就食言,我……”

杨林还待要说些什么,却被冉樱按住了嘴唇:“这算什么委屈,不过就是假哭罢了。以后继娘还要上门说银子的事,我就关起门来不见她。让伙计说我被吓怕了,正躲在被窝中哭呢。”

听了这话,男人嗤笑一声,心中的愧疚感也消散了。捏捏她的鼻头笑道:“就你鬼主意多。”

这日的事,透过店中伙计们的嘴,多多少少传了出去。那日看过热闹的客人,本就对这事的后续颇感兴趣。这会听得伙计们一说,更是口口相传。都说是那位泼辣蛮横的继娘,再次找上门去,趁着杨管教不在,把冉老板都欺负得哭了。亏得杨管教回家及时,指不定要被顺走多少银子呢。

一时间,关注此事走向的人纷纷指责起继娘的不是来。

作者有话要说:清歌大大一路走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魔君大人请宽衣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大风水师修真强者在都市画屏幽捡来的情人:吻你不过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