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番外二十 最终章(1/1)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一头远古凶兽,还记得当年在混沌异境的时候,谁兽听见我的大名,不吓得闻风丧胆奔走千里。

那时候的我以杀戮为乐,除了那四大凶兽太卑鄙躲着老子,不肯跟老子一决胜负,否则……哪里有穷奇什么事情啊?我朱厌就能挤进四大凶兽之列了!

咳咳,对了,这话别告诉穷奇啊,不然那只臭猫又会找上千万个理由来黑我猴!

等一下,那个谁,谁说老子扯大谎的?我家主子说了,做人……哦不,做猴子要诚实,不然是会变秃子的!

什么?你说我头顶上的秃……

哪个小兔崽子说的?出来,我猴保证不打死你!

嗯哼,专心的听我猴讲故事不就好了吗?干嘛戳人家伤心事!

这秃……哦不,这块斑迹是我家麻麻爱我的证明,否则,那个时候如此浪漫唯美的婚礼,我家麻麻怎么会抛下她英俊潇洒的新郎,一路狂奔喊着爱的口号来追我猴呢?

你问那爱的口号是什么?

“胖空!你居然敢躲在我的结婚蛋糕里头?站住!你给我站住!看我不削死你!啊——”

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麻麻当时的表情,咳咳,这天气怎么变冷了?

说起那个婚礼,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麻麻就喜欢排场,虽然南宫凰的就是她的,但夜凰楼依旧准备了千箱珠宝,那聘礼足够绕着京都十圈!

那时候大街小巷张灯结彩,那声势好像祺国的国庆一样!

迎亲的队伍从夜凰楼里出发,从未在人前露面的夜凰魔君,居然堂而皇之的坐在高马之上,所到之处一片海浪般的尖叫!

这其中有多少是被吓的,咳咳,我猴就不说了。

反正那新郎身形俊美异常,虽然戴着一副银色的面具,但那一身的风华依旧是倾国倾城。

我家麻麻本来打算给他来个红盖头的,说是不喜欢别的花花少女看着她家男人,可是这个合理的建议被南宫凰拒绝了!哎,真是任性。

据说那一天丞相老爹抱着我家麻麻哭了很久,说养了这么久的白菜最后还是让猪给拱了。

什么?你说丞相是有知识的读书人,不会说这种话?好吧,就当我猴记错好了,反正就这么个意思!

丞相老爹那哭的样子,别说有多慎人了,我猴还是喜欢他皮笑肉不笑的,多阴险多深沉!我猴就喜欢那个调调!我家麻麻抱着他安慰了许久,直到南宫凰的花轿已经抬到了门前,命令左右护法用了十箱名人书法字画,才让苏丞相忍痛放手,啧啧啧,你说这当爹的也真现实,不就是十箱字画吗?就把自家白菜给卖了

哦不,把自家女儿给嫁了。

我家麻麻那个激动的心情就不用说了,根本用不着媒人背,她自己噔噔噔的就跑进了花轿。

你们一定猜不到,接下来是不是土里土气的拜天地入洞房啊?

当然不是了!南宫凰是什么人?他的结婚场地设在了一处鸟语花香的院子里!

那里摆满了粉色和紫色的鲜花,一条条的长凳供给客人们休息,而中央的大道铺满了淡淡的彩色花瓣。

连风中拂来都是清香,那场景梦幻又温馨。

所有的宾客们早已经被眼前别出心裁的礼堂惊艳得说不出话来,更有一些宾客,已经恨不得当场找南宫凰对决了!

你问为什么?

因为南宫凰专门设了一条失败者凳,留给那些曾经追求我麻麻未果的优秀青年们,呵呵,真体贴,体贴得令人发指啊!

我猴敢拍着胸脯保证,这一定是史上规模最盛大的婚礼了!

别说是祺国的新皇纳兰萧,还是鬼族的族长伏隐,火族的洛卿,江湖上但凡与夜凰楼有“交情”的掌门都来了!那气氛透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可是场面看起来居然异常的和谐!

原本说不来的江云廷将军,也脱下了戎装出现在席位间,他仿佛又成了江家那个单纯的少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本是你死我活的敌人,在今天居然默契的冰释前嫌,就为了给我麻麻一个面子!

所以我猴说啊,南宫凰你就不能安分一点,树了那么多敌人做什么?多尴尬!抢了人家的心上人还送去请柬一封,你说你是不是人?

咳咳,这话你们别告诉他!我猴头顶上的毛还没长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宾客的眼睛不好使,总把帅气逼人的玄王爷认成了新郎。

这也不能怪他们,谁让人家越老越有味道风度呢?

玄王往那一站,四周的男子们全部黯然失色,可是再一看,这纳兰皇族的颜值真不是一般的高。

纳兰萧的霸道,纳兰玉的温润,纳兰容的秀气,如今他们全部以玄王马首是瞻,那小眼神中都透着一股崇拜!论人格魅力,玄王无人能及。

话说你们一定没有见过白先生和左护法穿西装的样子吧?

白色西装的绅士,黑色西装的神秘,他们站在那用鲜花装饰的亭子里别说有多么耀眼夺目了!

只怕到现在,所有的宾客都还记得天上落下无数花瓣的那一幕。

本应该穿着红色喜服的新娘,却以一身的白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那一刻,众人竟是有种仙女下凡的错觉。

只觉得世间所有的色彩全部聚集在了那如梦如幻的身影之中。

清风浮动,那镶满了细碎宝石的白色长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五米长的拖尾犹如天上的朝霞,片片的花瓣落下,点缀着象征着纯洁爱情的白纱。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那时候几乎所有人的脑海中全都响起了这句话。

一条钩花的薄纱盖头微微遮挡住了那张绝色的面容,当年被祺国嘲笑的花痴草包,如今早已经长成了精灵般的唯美佳人。

她的手中捧着一束粉色花束,那一头黑色长发用鲜花和藤蔓环绕,披在身前。

众人只怕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一幕,那个在花丛之中缓缓走来的新娘,成了多少男子心头上无法忘却的朱砂痣。

有种苦涩,懊悔,希冀和祝福夹杂其中,在他们的心头久久的环绕着。

而如今,她的手却交到了另一名男子的掌中。

那一刻似乎全世界都安静了,耳边却是传来从未听过的乐曲声。

新郎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思慕与柔情,在天地的见证之下,说出了他的誓词。

“对于世界而言,你是一个人。但是对于我而言,你是我的整个世界,愿和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新娘的眼中泛着泪花,她最真挚的誓言,就是献上自己的吻,在他的耳边呢喃。

“小女子不才,余生请多多指教。”

而他们的孩子,一对金童玉女,牵着那长长的裙摆立在两旁,精致得如同画卷里的娃娃,集合了他们两人所有的优点,羡煞旁人。

那么,最精彩的部分来了!我猴将以最酷炫的出场方式,来给这个婚礼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那块八层大蛋糕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立刻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麻麻说,这是她那个世界非常好吃的糕点,一定要让朋友们尝尝,所以让膳房的人研究了九九八十一天,才新鲜出炉!

带着无限的希冀,新娘执起一把细刀,轻轻的扎进了奶油之中,不想,里面却是传来哼唧一声。

“嗯?手感不太对?”

然后接下来,就是一场跟新郎抢夺新娘的精彩大戏了!

结局当然是我猴赢了啊!

你们不知道,我麻麻真是厉害,穿着那么笨重的裙子都能像龙卷风一样追在我猴的身后,妈呀吓死宝宝了,我以为她看见我猴会痛哭流涕,已经准备来个爱的抱抱了!

只怕那一天所有的宾客都会记得,苏依依手舞一把杀猪刀,提着五米长裙一路狂奔追赶着那只满身奶油的死猴子一阵狂砍的画面。

“胖空——你又偷懒了?跟一群蚂蚁讲什么故事?”

走廊里头传来了苏依依不满的声音,蹲在花园里的胖空立刻哼唧一声。

麻麻,我猴来了,来了嘿嘿。

苏依依一把拎起这小胖猴子,“快去教孩子们写作业!你这陪读是怎么当的?”

“哼唧!”麻麻小心,别动了胎气!不然南宫凰是饶不了我猴的……

好家伙,那名男子不是一般的记仇,到现在他都还记着我猴坏了他婚礼仪式的事情。

那能怪我猴吗?只怪蛋糕太好吃了!

“地瓜的字一直写不好,不能让大美人嘲笑她什么都随我,这字一定得练出风格来!”

鬼画符不是风格吗?咳咳,我猴不能说实话!

“哼唧!”麻麻,可是小地瓜去找伏隐了。

“你说什么?”

苏依依犀利的眼刀立刻射了过去,胖空嘴角不由得一僵,完蛋了,小地瓜不让我猴说的!这猴叔可真不好当!

“算了,她这点也随我……”

苏依依十分理智的原谅了胖空的疏忽,“谁让你现在魔力全失,也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猴子呢,哪里看得住那小家伙。”

“……”麻麻,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吃了你那些过期的方便面,我猴也不至于元气大伤啊!

“喵呜。”呵呵,死秃子。

这时,走廊上出现了一只通体黝黑泛着紫色的小猫,正一脸嘲弄的看着苏依依怀中的胖空。

“哼唧!”死穷奇你说什么?

这不是秃,是……是麻麻爱的痕迹!

那时候被苏依依一路狂削,到现在都还没长出来的可怜绒毛,胖空的心里阴影面积辣么大!

呜呜呜,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吗?为何我猴先秃了?

怀中的胖空立刻挣扎着落了地,龇牙咧嘴的朝着那只慵懒的黑猫追了出去。

“哼唧!”别以为你有毛我猴就怕了你。

“喵呜!”来啊来啊,虐你一百遍不是事儿!等等,再叫上那只老凤凰一起,我们三个大战三百回合!

看着那你追我赶的两个小家伙,苏依依的脸上露出了欣慰无比的笑容。

她抬起头来看着灿烂的阳光,忽然,身子落入了一片温暖的怀抱之中。

“在这里做什么?回去歇息。”

那手轻轻的放在她隆起的肚子上,耳边是温柔得如同春风般的话语。

“美人,我们会一直幸福下去的,对吗?”

那紫色的身影迎风而立,拥着怀中的小人儿,珍惜得如同宝贝。

如果当初他知道自己会爱得那么深,一定在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将她拥入怀中,再不分离。

“一定。”

“等我们的第三个儿子生出来,我要去周游世界!”

“不,是女儿。”

“儿子!”“是女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大风水师修真强者在都市画屏幽捡来的情人:吻你不过火重生后嫁给三叔